首页 >  民生 >  正文

最资讯丨【靖边史话】(第九期)《统万城铭》讲的是什么?

2022-11-23 19:47:34 来源:靖边文旅宣传

《统万城铭》讲的是什么?

大夏国都统万城,历经一千四百年漫长岁月的风雨侵洗,现在只剩断墙颓垣,被人称名“白城子”,静静兀立于靖边之野。曾作为皇城的地方究竟怎么样?想要追寻古都昔日的繁华气象,不妨去读读史书。

大夏王赫连勃勃当年自言“统一天下,君临万邦”,故以统万为名定都,分别以“招魏门”、“朝宋门”、“服凉门”、“平朔门”命名东南西北四门,城南刻石立碑,颂扬赫连勃勃功德,碑文原载《晋书·赫连勃勃载记》,是大夏秘书监胡义周为赫连勃勃定鼎新都勒石记功而作。


(资料图)

胡义周

《统万城铭》主要讲了四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对历史规律的评价,表明大夏国法统的正确性;二是讲赫连勃勃乃真龙天子,勤勉有为,英明神武;三是讲统万城内宫殿的建设规模宏大,富丽奢华;四是对赫连勃勃文治武功的颂赞。

《统万城铭》就是统万城辉煌时刻的一张留影。记录了当时都城的奢华,帝王的英武,工匠的智慧。

统万城铭(原文)

夫庸大德盛者,必建不刊之业;道积庆隆者,必享无穷之祚。昔在陶唐,数钟厄运,我皇祖大禹以至圣之姿,当经纶之会,凿龙门面辟伊阙,疏三江而决九河,夷一元之穷灾,拯六合之沈溺,鸿绩侔於天地,神功迈於造化,故二仪降祉,三灵叶赞,揖让受终,光启有夏。传世二十,历载四百,贤辟相承,哲王继轨,徽猷冠于玄古,高范焕乎畴昔。而道无常夷,数或屯险,王桀不纲,网漏殷氏,用使金晖绝于中天,神辔辍于促路。然纯曜未渝,庆绵万祀,龙飞漠南,凤峙朔北。长辔远驭,则西罩昆山之外;密网遐张,则东亘沧海之表。爰始逮今,二千馀载,虽三统叠制於崤、函,五德革运于伊、洛,秦、雍成篡杀之墟,周、豫为争夺之薮,而幽朔谧尔,主有常尊於上;海代晏然,物无异望於下。故能控弦之众百有馀万,跃马长驱,鼓行秦、赵,使中原疲於奔命,诸夏不得高枕,为日久矣。是以偏师暂拟,泾阳摧隆周之锋;赫斯一奋,平阳挫汉祖之锐。虽霸王继踪,犹朝日之升扶桑;英豪接踵,若夕月之登蒙汜。自开辟已来,未始闻也。非夫卜世与乾坤比长,鸿基与山岳齐固,孰能本枝于千叶,重光于万祀,履寒霜而逾荣,蒙重氛而弥耀者哉!

於是玄符告征,大猷有会,我皇诞命世之期,应天纵之运,仰协时来,俯顺时望。龙升北京,则义风盖于九区;凤翔天域,则威声格於八表。属奸雄鼎峙之秋,群凶岳立之际,昧旦临朝,日旰忘膳,运筹命将,举无遗策。亲御六戎,则有征无战。故伪秦以三世之资,丧魂于关、陇;河源望旗而委质,北虏钦风而纳款。德音著於柔服,威刑彰於伐叛,文教与武功并宣,俎豆与干戈俱运。五稔之间,道风弘著,暨乎七载而王猷允洽。乃远惟周文,启经始之基;近详山川,究形胜之地,遂营起都城,开建京邑。背名山而面洪流,左河津而右重塞。高隅隐日,崇墉际云,石郭天池,周绵千里。其为独守之形,险绝之状,固以远迈於咸阳,超美于周洛,若乃广五郊之义,尊七庙之制,崇左社之规,建右稷之礼,御太一以缮明堂,模帝坐而营路寝,阊阖披霄而山亭,象魏排虚而岳峙,华林灵沼,崇台秘室,通房连阁,驰道苑园,可以阴映万邦,光覆四海,莫不郁然并建,森然毕备,若紫微之带皇穹,阆风之跨后土。然宰司鼎臣,群黎士庶,佥以为重威之式,有阙前王。於是延王尔之奇工,命班输之妙匠,搜文梓于邓林,采绣石于恒岳,九域贡以金银,八方献其瑰宝,亲运神奇,参制规矩,营离宫於露寝之南,起别殿于永安之北。高构千寻,崇基万仞。玄栋镂榥,若腾虹之扬眉;飞檐舒咢,似翔鹏之矫翼。二序启矣,而五时之坐开;四隅陈设,而一御之位建。温宫胶葛,凉殿峥嵘,络以隋珠,綷以金镜,虽曦望互升於表,而中无昼夜之殊;阴阳叠更於外,而内无寒暑之别。故善目者不能为其名,博辩者不能究其称,斯盖神明之所规模,非人工之所经制。若乃寻名以求类,踪状以效真,据质以究名,形疑妙出,虽如来、须弥之宝塔,帝释、忉利之神宫,尚未足以喻其丽,方其饰矣。

昔周宣考室而咏于诗人,閟宫有侐而颂声是作。况乃太微肇制,清都启建,轨一文昌,旧章唯始,咸秩百神,宾享万国,群生开其耳目,天下咏其来苏,亦何得不播之管弦,刊之金石哉!乃树铭都邑,敷赞硕美,俾皇风振于来叶,圣庸垂乎不朽。

其辞曰:

於赫灵祚,配乾比隆。

巍巍大禹,堂堂圣功。

仁被苍生,德格玄穹。

帝锡玄珪,揖让受终。

哲王继轨,光阐徽风。

道无常夷,数或不竞。

金精南迈,天辉北映。

灵祉逾昌,世叶弥盛。

惟祖惟父,克广休命。

如彼日月,连光接镜。

玄符瑞德,乾运有归。

诞钟我后,应图龙飞。

落落神武,恢恢圣姿。

名教内敷,群妖外夷。

化光四表,威截九围。

封畿之制,王者常经。

乃延输尔,肇建帝京。

土苞上壤,地跨胜形。

庶人子来,不日而成。

崇台霄峙,秀阙云亭。

千榭连隅,万阁接屏。

晃若晨曦,昭若列星。

离宫既作,别宇云施。

爰构崇明,仰准乾仪。

悬薨风阅,飞轩云垂。

温室嵯峨,层城参差。

楹雕虬兽,节镂龙螭。

莹以宝璞,饰以珍奇。

称因褒著,名由实扬。

伟哉皇室,盛矣厥章!

义高灵台,美隆未央。

迈轨三五,贻则霸王。

永世垂节,亿载弥光。

赫连勃勃

统万城铭(译文)

功劳大而品德高的人,一定建立不可抹杀的基业。仁爱普施而善心无边的人,一定享受无止境的祝福。从前,伊祁放勋(尧帝)时代,屡次遭到恶运,我皇上(赫连勃勃)祖先姒文命(赫连勃勃自称是姒文命{大禹}的后裔),以最高圣贤的资格,掌握天下万机。凿开龙门(一名禹门口。在山西省河津县西北黄河两岸。)劈开伊阙(即河南省洛阳市南龙门山。),挖通三江淤塞的阻碍,引导九河泛滥的洪水(三江,重要江河的泛称。九河,参考前一八年)。解除天下最大的灾难,拯救世上众多的生灵。贡献恢宏,可比天地神祇;功高德厚,更超过创造世界万物的主宰。所以上天降下洪福,日、月、星辰,发出赞美。虽然一再谦恭推辞,而终于不得不接受禅让。开创夏王朝大统,传位二十世(夏王朝共十九任君王),历时四百年(四百四十年)。无数贤才,代代相承。圣哲的君王,遵守祖先走的道路,光荣盖过上古,高贵的典范,照耀过去。想不到大道并不一直是那么平坦,也曾数度遇到危险。最后一任君王姒履癸(桀),败坏国家法纪,竟被漏网之鱼的商王朝灭亡。遂使万丈金光,在天际绝迹;神圣车辆,在世上无影无踪。然而,纯正的英灵并没有泯灭,洪福隐藏在万世之后;真龙在沙漠之南飞升,金凤在朔方(河套)之北崛起。长缰驭马,西到昆仑之外;密网捕鱼,东到沧海之涯。从皇祖(姒履癸)失去宝座,迄今已二千余年。虽然皇家正统,被限制在崤山、函谷关之内,仁义礼智信五种高贵的道德,不能在伊水、洛水培植深厚根基。秦州、雍州,成为犯上作乱篡夺的场所,周王朝故都(镐京,一作镐邑。在今陕西省长安县西北丰镐村附近。周武王迁都于此)和古豫州,也成为战场。然而,远在幽暗的朔方地区,上有受人长久尊敬的人主,境内一片欢乐升平;下有广大人民,忠心不二。所拥武装部队,多达一百余万。战马欢腾,长驱直入,战鼓直指秦地(后秦帝国)、赵地(北魏帝国),使中原疲于奔命。各国不敢凭枕高卧,为时已经很久。于是,派出一支游击部队,接近泾阳(陕西省泾阳县),摧毁日正中天的周王朝(指东晋帝国征服后秦帝国后长安的留守政府)精锐;而平阳(山西省临汾市)一战,更打击西汉王朝(指北魏帝国)兴旺的气焰。虽然霸王继起,好像早上太阳在扶桑(指东海之外,后指日本)初升;豪杰相接,犹如晚月登上蒙汜(太阳所落山谷)。可是,自从船厂开天辟地,从来没有人听说过这种盛况。假如不是世代相传,可以跟乾坤比长久;庞大的基业,可以跟山岳同样稳固,怎么能够在一个树根之上,生出千百枝叶?又怎么能够在断绝万年之后,再恢复对祖先的祭祀?脚踏寒霜,冠冕越发荣耀;身蒙浓雾,光辉越发四射!于是上天赐下祥瑞,大道指出目标,我皇上(赫连勃勃)隆重诞生之日,也正是天纵英明之时。上体天心,下从发望。真龙在北京(统万[陕西省靖边县])出现,大义风范,覆盖九州(古九州);凤凰在天庭翱翔,声威所及,震动八方。现在是一个奸雄并立的时代和恶徒对抗的世势。我皇上(赫连勃勃)早晚两次,驾临金鸾宝殿,主持帝国事务。每天都工作到很晚,甚至忘记进餐。在虎帐之中,遣兵调将,完全控制局势,从没有一次失误。御驾亲自统率三军,兵锋所及,只有讨伐,没有战争(讨伐令下,对方即行屈服,用不着战争),所以僭伪的秦国(后秦帝国),以三世雄厚的资本(三世:一任帝姚苌、二任帝姚兴、三任帝姚泓),在关陇(甘肃省东部)地区,失魂丧胆。河源(西秦王国)看到我们的旌旗,立即送来人质;北虏(北魏帝国)听到我们的风声,就进贡金银珠宝。罪行遥远地传到九千里之外的蛮荒,在讨伐叛逆上向世人显示威严。文化教育,跟武功勋业,相互辉映,礼仪音乐,跟刀枪剑戟,一齐运转。仅五年时间,天下大治。等到七年期满,圣王的治理,更使帝国一片升平和谐。到那时,才效法姬昌(周文王),开始经营首都:勘查山川,考查形势;兴建城郭,构筑高台;背靠名山,面对巨流。东方有黄河,西方有要塞;城高可以遮蔽太阳,屋大可以阻遏云雨。墙坚如石,壕深好像天池,周围绵延,一千余里。可以单独据守的形势,和惊险奇绝的位置,远胜于咸阳,更超越洛阳。于是,推广郊区范围,提高皇家祭庙尊严,制定祭祀天神的规矩,重建叩拜农神的礼仪。我皇上(赫连勃勃)亲自登临太乙(太乙山一作太一山。有广、狭二意:广义指今陕西省秦岭,又称终南山、周南山、南山。狭义指今陕西省太白县东南秦岭主峰太白山),修建皇家会堂;兴筑金鸾宝殿上帝王的宝座,装饰深宫后院中人主休息的寝宫。天门高耸云霄,出现山亭;楼阁插入太空,互相对峙。御花园有灵秀池水,高台上有密径可通秘室。屋屋相连,路路平坦。树荫遮盖万邦,光芒覆照四海。庄严肃穆,应有尽有。有如紫微星高悬苍穹,又好比秋风横扫大地。然后高级官员,重要侍臣,以及知识分子和平民,全认为在威严上,跟从前君王相比,似乎不够。于是,延请奇技特巧的工程人员,招揽媲美鲁班(春秋时代鲁国最精巧的土木工程师)那样的设计专家。从邓林砍伐坚实的木材(邓林,神话中的森林。《淮南子》:“夸父追日,丢下他的手杖,手杖生长,遂成森林。”),在恒山(山西省浑源县境)开凿美丽的玉石。九州(古九州)进贡金银,八方呈献珠宝。我皇上(赫连勃勃)亲自作神奇的设计,指示细则。在陪都(长安)之南,兴建离宫;在永安(陕西省三原县北)之北,构筑宝殿。高达八千尺,连同基础,高达七万尺。黑色栋梁和雕刻图案花纹的书桌,象五彩之虹,在天上扬眉吐气;房檐上耸,如同向天飞跃,好像正在修啄翅膀,准备振翼而起。东墙西墙既已奠基,而五个神庙同时动工(五神庙:秦王朝建四庙:密畤祭祀青帝、上畤祭祀黄帝、下畤祭祀炎帝、畦畤祭祀白帝;西汉王朝建一庙:北畤祭祀黑帝)。四个角落陈设完备,唯一的御座尊位,正式完成。温暖的宫室,空气新鲜;清凉的殿堂,结构壮丽。用珍珠编成帷帐帘幕,上面镶嵌五彩缤纷的钻石翡翠。虽然外面的日月有升有降,可是里面的昼夜并无分别。虽然外面的世界有寒有暑,可是里面却四季如春。再细心的观察家,也找不到适当的辞汇形容。渊博的学者,简直无法查出它们的称谓。因为,这些都是神灵的规划,不是人类的创造。如果一定要找出它们的名字,把它们分别归类,用它们外表形状,推断来源,根据实际资料,追究名称,势将感到困惑,无法解释。即令是如来菩萨的宝塔,释迦牟尼的神宫,都不足以形容我皇上(赫连勃勃)宫殿的华丽和装饰的美妙。从前,姬靖(周王朝十一任王宣王)重建巨厦,诗人吟咏《閟宫有侐》,——引起广大歌颂(閟,音mì,[蜜]。侐,音xù,[序]。《閟宫有侐》,是《诗经》一个篇名。閟宫,是关闭的祖先祭庙。周王朝时,鲁国祖先祭庙,久已无人照料,直到公元前七世纪,十九任国君僖公姬申,重新修缮,受到赞扬)。何况神明开创,京师落成。天下制度,从此统一;法令规章,重新开始;祭祀百神,征服万国。人民的耳目一新,世界都庆幸得到拯救。有人遂问:为什么不把它谱入乐章之中,刻到石碑之上!这才在首都写下文章,歌颂功德,以便皇家风范,永传万世,圣王伟业,千古不朽。

歌颂之词曰:

神灵的赐福 跟上天一样兴隆

伟大的姒文命 伟大的丰绩圣功

仁受普及天下人民 恩德上感苍穹

上帝赐给你荣耀 在谦让中接受权柄

圣哲的君王继续不断 光辉的后嗣保持遗风

无奈道路不能永远平坦 幸运在最后告终

太阳南照 天光北映

神灵再度赐福 后代林叶更加茂盛

幸而有祖父(刘务桓)和老父 努力克制恶运

像日月并明一样 光芒如一面金镜

不断出现符箓 天运有归

特别钟爱皇上(赫连勃勃) 平地龙飞

神圣的武功 庄严的圣贤英雄

名分教化在国内生根 蛮族野人被逐出国境

王化普及四方 威信来自九重

封国、京畿的制度 是君主的常制

遂降下神匠鬼工 开创帝王京师

大漠肥土 拥有优胜形势

人民踊跃欢欣的投入 完成不需要几日

高台云霄相望 万栋楼阁充斥

光辉好像早晨的日出 排列又似晚上的列星

离宫既然兴建 其他工程也相继实施

结构光明正大 标准无愧天使

风起响起丁冬 云绕屋檐驰骋

温室建在险峰 城墙层层相对

栋梁都有雕刻 接头外更龙螭聚会

装潢璧玉 到处都是金银宝贝

名声因受到赞扬而更提高

荣誉由于跟实质相符而更光辉

伟大的皇家 至情的文章

道义高尚可比灵台 技巧美妙可比未央(西汉未央宫)

超越三皇五帝 洪福归于霸王

永世典范 亿年荣光。

靖边县文化和旅游文物广电局主办

总策划:林 泽

策 划:赵来来

采 编:王飞龙高 展燕昆山

史料顾问:李文海

校 对:马金娥

标签: 赫连勃勃 统万城铭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