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 >  正文

渭南文坛|张心怡:黑暗中的一束光

2022-11-23 22:47:11 来源:渭蓝

作者 张心怡


(资料图)

《渭南文坛》特约作者

张心怡,今年11岁,现就读于渭南市实验小学六年级十班。是一个文静、乖巧的小女孩,喜欢读书、画画、旅游、享受美食。班里同学都叫她小书虫。最大的愿望是游遍大江南北、看遍祖国风光。《渭南文坛》特约作者。

黑暗中的一束光

海浪翻滚,夕阳泛着彩光,在这彩光的照射下,整个海洋都如同它的倒影,晚风吹拂,吹起了阵阵波纹,也带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海滩的角落有一座木屋,它的屋檐已经脱落,木心已经被虫蛀了,散发着一股浓重的海藻腥味。不过话说它这幅样子实在无法和那梦幻的情景相配。这屋子的主人是白晨夫妇,屋子这样也实在不能怨他们,谁让家里的酒鬼老爹赌搏输了一大笔钱,卷着家里的余款自己跑了,唯一给他们留下的就是那一大笔债。夫妻俩只好把房子卖了,住进这简陋的小屋。

言归正题。白晨夫妇在啼哭声中,欢天喜地的给孩子又是包毯子,又是擦身体。不仅不对未来的生活感到悲伤,还为他们取了一个未来将会响彻世界的名字。只是他们还不知道而已。

晚风拂动着海滩上的细沙,海洋在漆黑的天空下寂漠而孤独,谁也不会想到这两个孩子的未来要多么的坎坷。孩子们在毯子里翻了个身,但他们没有醒,他们的小手正好互相牵着。他们还在继续沉睡,一点儿也不知道他们的特殊,不知道他们的父母终将离去;不知道再过几个小时,等黎明到来时,他们会被海鸥的第一声鸣叫声吵醒;更不会知道在未来他们的名气会大的惊人······他们也不可能知道,就在此刻,命远的齿轮开始了。

烈日当空,晴朗的天空带着朵朵白云,如同一片野草中那一朵朵白玫瑰,大海在天空的照射下显得越发孤静美丽。突然,一声喊叫划过了这片寂静,“哥哥!等等我!”“等你追上来在说!”两个稚嫩的童声飘落在海滩上。小女孩名叫白凤初,而女孩的哥哥名叫白文初。自从白晨夫妇生下两个小家伙以来,很快六年过去了,小屋却几乎没有变化。这时“唉呀!”的一声,凤初摔倒在地上,女孩的哥哥见状,连忙跑上前查看女孩伤情,他知道,自己这妹妹从小就体弱多病,要是在落下病根可就不好了。这时,“抓到你啦!”凤初一把抓拄哥哥,“好哇!我这么关心你,居然耍我!看打!”文初说完便开始追着凤初到处乱蹿,站在远处的白晨夫人看着这一幕不禁轻笑出声,两个小不点赶忙跑来,揪往她的衣摆,让妈妈给他们评评理。

白晨夫人看着两张可爱的小脸出了神。小凤初眉眼弯弯,长长的睫毛拢着,在她雪白精致的肌肤上垂下一片光影。肌肤吹弹可破,小鼻子俏皮可爱,一张粉嫩嫩的樱桃小嘴。水灵灵的灵瞳闪烁着可爱的光泽,波光粼粼,让人移不开眼。文初的面孔初具俊朗从眼角眉梢到下颚已经能看见漂亮的轮廓。修长的指尖配上犹如牛脂的肌肤,更显的五官精致。小家伙们如同漂亮的瓷娃娃,没有一点瑕疵。

白晨夫人不免想到,家里为了还绩,已经将房子卖了,两个孩子的出生让家里负担也更大了,现如今家里也没有多少钱了,过不了多久就要没粮食了,这一家老小要怎么办呢······“妈妈,你怎么了?”一道声音打断了白晨夫人的思绪,她低头看到了文初和凤初关切的神情而刚刚那道声音也点醒了她,她觉的自己真是愚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即使自己和丈夫不吃不喝,也一定要让两个孩子填饱肚子。“没事,我们回家吧!”说罢,她慈爱的摸了摸两个孩子的额头,带着她们走向小屋。沙滩上倒映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自从那天白晨夫人带着两个小奶团回家后,家里的粮食也越来越少,存钱也没有了,一日三餐改为一日二餐。文初很快便发现了异常,次日一早,他便带着小凤初来到了屋前的灌木丛中,“哥哥,什么事情还要搞这么神秘呀?”凤初的小奶音软糯糯的,听的文初本来焦急的心也平静了下来。他再三确认旁边没有人后才问道:“凤初你最近有没有发现爸爸和妈妈很不对劲?”“当然。”小凤初眨巴着大眼睛继续道:“最近每隔三天爸爸和妈妈都会出去一趟,只是不知道他们去干什么了,唉——”说着叹了口气,便被爸爸叫去晒被子了。留下文初在那沉思着。

这几天家里的粮食越来越紧缺,白晨夫妇每天看着粮食在一点一点的下降,却不知该怎么办。为此他们每次都看着孩子们吃,自己却不吃,时间久了也患上了胃病。每到清晨和夜晚便会巨痛无比,就如同被熊熊烈火焚烧。而两个孩子最近看向他们的眼神也欲发奇怪,他们害怕孩子猜出什么,他们也害怕自己走了,孩子要怎么办,所以在知道自己的身体要不行了,便想着一起在临死前为孩子们多换点口粮,确保孩子们在近期不会饿肚子。

而文初也欲发觉得事情不对劲,开始和小凤初一起策划跟踪爸爸妈妈,查看他们在这些天去干什么,顺便了解一下家里的食物所剩多少。

这天,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海浪拍打着礁石,发出阵阵哀嚎,就好像预示着今日的不祥,海浪翻腾,发出震人的歌声,好似庆贺着死亡的逼近。小凤初一大早便起床帮父亲收衣服,顺便拐走了食箱的钥匙。当凤初气喘吁吁的跑到文初跟前时,厨房的门锁已经被他打开了(虽然他们的行为不太好,但不得不说,他们的脑子是真聪明)。当文初看到妹妹来后,点了点头便打开了房门,当他们一至认为厨房的模样和小屋一样简陋时房内的情景实在让他们大吃一惊

如果说小屋的外貌可以是简陋粗糙,那么厨房就可以用干净整齐来形容,整个厨房干净的甚至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文初愣了一下,便赶忙说道:“快点看看吧!不然就要被发现了。”听罢,小凤初赶忙把钥匙插进孔中,而印入眼帘的事物再次让他们大吃一惊,食箱中没有琳琅满目的食物,也没有新鲜的牛奶,甚至连一个烂土豆也没有。“也就是说,爸爸妈妈每天不吃饭,是因为我们没有粮食了?”小凤初的声音带着一点哭腔,文初沉重的点了点头。他们实在没有想到自己一直猜疑的事情结果竟是这样

当他们将一切都放回原处后,各怀心事的关上了厨房的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孩子们,你们在干什么呢?”语言温柔,却还是让凤初兄妹吓了一大跳,他们看向那道声音的来源处,源自于他们的母亲。“凤初,你和哥哥在干什么呢?”白晨夫人的语气依旧十分温柔,凤初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她不知道到底要怎么说才不会显现出自己和哥哥刚刚偷看了食箱。文初也十分无措,他害怕妹妹一句话,便将他们的事情暴露无遣。突然,凤初看到一旁还在滴水的抹布,想出了对策,她用软糯糯的声音可怜巴巴的说:“妈妈,刚刚我和哥哥看你和爸爸在那里忙碌,便想着和哥哥一起帮忙打扫一下卫生。你看!”说着便将旁边的抹布递上前,文初也竭力装出一副早已熟悉这个事情的样子,白晨夫人看着凤初手里的抹布在看着他们可爱的小脸便没有怀疑

白晨夫人从一个金绣边的红袋子中,拿出一个玉镯和一个玉戒,递给两个孩子。如果说这玉镯是质地致密细润,坚韧无比,颜色晶莹剔透,温润淡雅。那这玉戒就是形状圆润,仿佛整块玉都浸着水一样,水润光泽,颜色绿剔,被人精心打磨,散发出一阵若有若无的灵气。

“这两个······文初话还没说完手中的玉戒和凤初手中的玉镯便被妈妈抽走放进袋子里。白晨夫人看向两个孩子眼中困惑的神情,赶紧说道:“这两个饰品是家里祖传的,以后要是有人拿着一对一模一样的来找你们,那他就是你们的外祖父。本来想等你们在大些给你们的,但最近因为家里的一些事情,所以——”白晨夫人的声音带着一些哽咽。“知道了!妈妈,我们一定会好好保管的!”说罢,两个孩子便接过已经装进袋中的饰品。

临近夜晚,小凤初坐在板凳上,看着阴沉沉的天空,看着爸爸和妈妈远去的背影,在看看正在那里藏饰品的哥哥,小心翼翼地问:“哥哥,那,那我们还去吗?”文初垂眼看向凤初,思考片刻道:“去!当然得去!”他们努力这么多天,怎么可以说停就停呢。

然而,当文初他们出发时,妈妈他们的身影已经快要消失不见了,文初和凤初只好寻着父母的脚印,一路小跑,终于追上了父母。就在他们只相隔不到十米的地方,凤初一不小心踩到了沙地上的枯树枝,随着“咔嚓——”的一声,就在白晨夫人转头的前一瞬,文初将妹妹拉过,俯身躲进一旁的灌木丛中。白晨夫人看看身后空旷的沙滩,小声嘟囔了一声:“真是奇怪!”便和丈夫一起赶路了。文初见危机解除便抓起妹妹的小手继续向父母离去的方向跑去

夜幕已经降临,天地外,星光里的孩子们已经坐上列车,向着最终的目标出发。凤初两个孩子看着眼前这辉煌的城市,不免发出赞叹,但他们不能停留,他们还要追赶自己的父母,他们还要了解事情的真相。可是,文初发现他们越往城市中心走,来往的人群便越多,他们好几次都差点儿跟丢了爸爸妈妈,但好在最后还是找到了。然而,在又一次被一堆乱嚷嚷的人群挡住视线后,文初和凤初再次发现已经不见父母的踪影。当时,凤初兄妹焦急万分,把附近翻了个底朝天,最后终于在一条偏僻的小道发现了妈妈的手帕

小道里是一个深不可见的死胡同。现在是夏季中旬,本该无比炎热的天气,在小道里却无比的阴冷、潮湿,小凤初看着小道的模样,忍不往打了个寒颤。文初虽然仍心有惧意,但他还是毅然决然的踏出了步伐,凤初见哥哥向道内走去,便也上前跟去。小道的深处越来越阴暗,没有一丝光线,两个孩子小心翼翼地靠着墙,向前摸索。终于,黑暗中出现一束光,也响起一阵音乐声,两个孩子仿佛看到了救星飞快的向前跑去

就在要到达终点时,凤初感觉被什么抓住,身体向后倒去,她的身体撞向围墙,就在要撞到脑袋时,文初一把将她拉过,躲在一旁的箱子后。看到妹妹疑惑的目光,他指了指身后,示意凤初看去。凤初缓缓探过头,不免被里面的情景惊呆了。只见他们的母亲——白晨夫人,正穿着白色舞服,在火光中翩翩起舞,那舞姿美妙绝伦,就如同星光中的天鹅。但随着凤初目光的下一移,她发现自己的母亲竟然没有穿鞋子就那样赤着脚站在那里好像感受不到地面的寒冷。他们的父亲站在那里拉着小提琴,满脸痛苦的看着他的妻子。

凤初十分不解,她不明白父母为什么要这样。然而当她顺着哥哥的目光看去时,她明白了。在火光的倒影中,站着七八个膀大腰圆,浑身健子肉的大汉,他们中一个人坐在阴影里,就算看不到他的脸,凤初也感觉到他的面色很冷。很快,一舞毕。那堆人从角落处拿起一袋少的可怜的粮食,扔向白晨夫妇,白晨夫妇看着洒落在地上的粮食,不禁变了脸色,白晨夫人小心翼翼的说:“先生,这粮食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哦!我什么时候跟你们说好了。”坐在阴影里的人说话了,他看着白晨愤怒的表情,不禁打趣道:“这样吧!你们再给我跳一曲我便给你们双倍的粮食谁让我如此善良呢!”

就这样,白晨夫妇忍着寒冷,忍着如刀绞般的病痛,开始了新的舞蹈。跳着跳着,二人身上的胃病越来越折磨人。终于,白晨夫妇的忍耐到了极限,二人双双倒下,身上的疼痛却仍没有终止的意思。凤初想要上前,却被哥哥拽回箱后。这时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哎呀!本来想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的,既然你们不抓住——”“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我们还有两个可怜的孩子!”白晨夫妇二人不顾身上的疼痛,向男人爬去。“当然只要你亲吻我的鞋子我或许会大发慈悲将粮食给你。”男人向白晨说道。

正要发怒的白晨,想到两个孩子可爱的脸颊,想到如果没有粮食,两个孩子会饿肚子,便凑上前去。在白晨心中,只要两个孩子没事,让他当牛做马都行。就在白晨的嘴要碰上男人的鞋子时,男人一脚踢翻他,说道:“别用你那肮脏的嘴碰我!像你这种人,连给我提鞋都不配!”白晨彻底怒了。他冲上前想要给男人一拳,却被旁边的大汉挡住,摔向地面。只听“砰”的一声,白晨撞倒了旁边的石头堆。石头像冰一般砸在他身上,然而没等白晨爬起来,大汉们如同雨点般的拳头又落了下来,打的他浑身鲜血淋淋而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血液。白晨夫人看到丈夫身上那触目惊心的伤,不免有了勇气,向大汉扑去,然而大汉一个甩手,便将她摔飞向墙,当她的脑袋碰上那坚硬的墙壁时,鲜血如同流水般涌出,她也瘫倒在地。

凤初再次想要冲出,却被文初抓回,她注意到哥哥握紧的拳头在颤抖。

就在大汉们还要继续时,一位侍从的到来引起他们注意,只听侍从说道:“老爷回来了。”那声音没有丝毫起伏,可见已经对这种事情司空见惯。男人听到后,对着一群大汉说道:“走吧 。”在经过白晨夫妇时,男人撂下狠话:“待会儿再来收拾你们。”便走向一旁的木门。

男人前脚刚走,两个孩子便冲向父母。白晨夫妇见到两个孩子奔来,露出了宠溺的微笑。在他们看来临死前能再见孩子们一面便死而无憾了

“爸爸!妈妈!你们怎么样了?”两个孩子脸上挂着晶莹剔透的泪珠。“孩子们,我今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看着你们长大,你们陪伴我的这些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你们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文初,你一定要保护好妹妹,答应我,好吗?”白晨夫人用她最温柔的声音说着自己的寄托

白晨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微笑着看着两个孩子。“好”文初哭着发出了承诺,凤初已经伤心的说不出话了。“那么,孩子们快拿着粮食走吧,快走吧!”文初跑去拿起了两袋粮食,想要拉起自己的妹妹,然而凤初就好像是生了根似的,怎样也拽不走,脸上的泪珠显得她越发可怜

“快走吧,孩子。”白晨夫人焦急的催促着,这时门内传来脚步声,“快走吧!”终于,在开门声响起时,文初和凤初带着粮食跑出了小道。

文初看着满天的星空不知自己日后该如何带着妹妹在这人世中生存

#教师点评#

指导老师田丽娟:小说情节曲折感人,恰如其分的环境渲染推动着故事情节的发展,一波三折;小作者用细腻地笔墨为我们塑造了善良、乐观、坚强、奋进的白晨夫妇和天真聪颖、明理懂事的文初、凤初兄妹,平凡的一家四口,不平凡的经历考验;结尾设下悬念,给读者留下想象空间,引人深思。

编辑 闵盼龙

《渭南青年网》总监、首席摄影

闵盼龙,2012年至2015年就职《渭南日报》。现为《渭南青年网》总监、首席摄影。渭南市摄影家协会会员。第二届渭南好青年。临渭区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理事。渭南市雷锋车队志愿者协会副秘书长。

标签: 渭南文坛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