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 >  正文

当前播报:【凡人故事】从小痴迷老物件,边做企业边搞收藏,如今已创办私人博物馆

2022-11-24 06:30:36 来源:二三里客户端

陈喜霖当值人生最鼎盛的中年,已经算是事业有成。也就是在这一刻,他做了人生中的一个最重要决定,走访川陕,挖掘陈家先祖们的故事。未曾想,在循着陈家先祖们的足迹进入“时空隧道”时,在拾遗陈家先祖们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的物件时,在探寻陈家先祖们的故事时,在释疑真伪时,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这古老的物件都会说话,这古老的物件也会向当代的人们讲述若干年前所发生的那些风起云涌的故事。这一明白却改变了陈喜霖的事业轨迹,改变了他人生的道路,是他与收藏结缘,并掉入收藏的“深渊”,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收藏发烧友。


(资料图)

无权无势 “权”藏大家

2001年初春的一个早上,西安大唐西市的电动大门徐徐升起,陈喜霖随着人群涌入市场,他“淘宝”来了。

一家古玩商店的一块铁疙瘩吸引了陈喜霖的目光。

“这是秦代的铁馒头,叫秦权,就是我们说的秤锤”店家解说着,陈喜霖抚摸着这块“铁馒头”,思绪却飞向了遥远的大秦帝国。

秦,统一华夏,车同轮,书同文,统一货币,统一度量衡。

统一度量衡、统一度量衡------,这几个字反反复复的敲击着他的心灵。

是啊,度量衡是人类经济社会的一个重要标志,自从有了买卖,有了交易,有了市场,也就缺少不了度量衡。

收藏,人人都可参与,看似不难,却又很难。一个人收藏几件东西并不难,但要达到系统性、完整性就比较难。这要有契而不舍的耐心,要有踏破铁鞋四处寻觅的决心,要有不达完美不罢休的恒心。这也许就是收藏的魅力和引人入胜之处。

我该怎么做呢?是见啥就收啥?是喜欢啥就收啥?还是做一个专题收藏呢?

想着想着,在权衡利弊之间,陈喜霖的收藏思路也渐渐明晰。对啊,秦的发源地在咸阳,我就是咸阳子民,为何不做一个“权”与“衡”的专题收藏呢。

那一天,陈喜霖买下了这个“铁馒头”,也将市场上仅有的20多件古老的“秤锤”全买下了,带着兴奋,带着愉悦满载而归。

有人说,收藏是一项自寻苦乐的活动。然而,“乐”恰好就在“苦中”。一次,陈喜霖和爱人驱车几百公里到山西张兰古玩市场去收他喜爱的“权”。在市场的四楼一家古玩商店,他发现了一件新石器时代的石头“权”,大约有190多斤。这个市场没有电梯,他硬是和爱人将这个庞然大物一步步、一层层抬下楼。那一天,夫妻二人饭都顾不上吃一口,将这个市场上的100多件“权”全收了。

那一次收购,是他名声大震,通过他给每个店家留下的名片,“咸阳有一个专收‘权’的陈喜霖”在收藏爱好者之间相互传播。接着,各种信息接憧而至,各地藏友连续来访,他的“权”数量越来越多,品种越来越全。到目前,他收藏的“权”有2000多件,最大的190多斤,最小的直径仅有1公分。材质包含石头、生铁、铜、陶、瓷、铅、锌等,门类从新石器时代到夏商周,从秦汉到元明清,每朝每代无断代,堪称全国“权”“衡”收藏第一人。

数年来,或顶风冒雪,收古迹于丛莽乱石之中,或挥汗如雨,寻宝于古冢残垣之内,默默无闻,孜孜以求,虽艰辛,而内心充满快乐。

他为“豹斑玉”而正名

2005年秋末的一天,陈喜霖接到一个电话,一位藏友告诉他在西安古玩市场,有一件奇特的老物件。放下电话,陈喜霖就赶到那里。

这是一对40公分高的熏炉,的确是一件老物件,可材质很奇特,说是石头又不完全是石头,说是玉又不像玉。反正无疑是一件老东西,他谨慎期间就先买了一件。随后,便来到陕西历史博物馆求证。

在陕西历史博物馆,他看到了一件与自己收藏的这件东西一模一样的熏炉,标注是:北魏滑石香薰炉。继而,好钻研,好学习的他又查阅有关滑石的资料。按照有关资料记载,他还远上山东莱州,在那里他住了一个月时间,翻阅莱州市志,寻找废弃的矿脉残片,越寻找,他脑海中的疑问越深,他不断的在问自己:“这是滑石吗?”。

回到咸阳,他又对咸阳顺陵、武功报本寺塔、法门寺、蓝田何氏家族墓园等出土的和征集的相同物件进行对比研究。此后几年时间里,他一边收购此类物件,一边向有关专家学者求证,先后还到山东青州博物馆、扬州博物馆、四川荣州博物馆、龙门博物馆等,与相关专家学者共同探讨。他还到西北地质矿产检测试中心,对他收藏的物件进行了电子探针成分分析。最终,他认定,这是尘封于历史长河上千年的孤品,是唐代豹斑玉。

2011年7月,他以秦风文化研究院的名义在“收藏界”发表了《唐代豹斑玉初探》的文章,此后,他又在国内专业刊物上发表了10多篇有关豹斑玉的文章。一时间,国内有关专家学者纷纷前来,对他收藏的160多件豹斑玉进行鉴赏,是这些稀少而珍贵,精美绝伦,蕴含着深刻而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的物件,有了一个真正的名字——唐代豹斑玉。

从历史的眼光看,文物艺术品收藏的本质意义在于它是对一个时代、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代人的精神产品的尊重、承认和传承,是对人类精神历史的保存和积淀。

为了一幅字,他做了居士

九十年代的咸阳,医药保健品可谓风生云起。陈喜霖也在这个大潮中注册了自己的医药公司,并有7个属于自己的药品,在全国各大城市都有自己的销售网络。

自幼就喜欢书法的陈喜霖,一年四季都在全国各地跑市场。自然,他第一要务是开拓市场,而第二要务就是收集各地名人字画。

他学习历史,热心求索,四处收藏,拾遗补缺,淘宝捡漏,字画最能代表中国的文化,他开始了字画的收藏事业。

赵朴初不仅仅是中国佛教协会的会长,也是当代书法大家,对于赵朴初的字,陈喜霖是日思夜想。一次,他找到陕西佛教协会的会长,会长告诉他,赵老的字佛家子弟容易得到。得到这一信息,他便到华山一家庙宇做了居士,学习佛法,领悟佛理。

办了皈依证后,身为两届陕西省政协委员的陈喜霖就通过省政协的朋友联系全国政协的朋友,就这样,朋友层层相托,终于有了拜会赵老的机会。此时,已为佛家子弟的他也得到了赵老的垂青,赵老为他提笔挥毫,书写了“简淡孤洁”几个大字。孤是独特,洁如皓月之无尘,教导他不随时俗流弊的思想境界。

1992年9月的一天,陈喜霖来到山东济南,跑完市场后,他便到济南画院碰运气,求字画。在画院他无意间看到了吴法宪的一幅字,他问院长,在哪能买到吴法宪的字呢?院长告诉他,吴的字没地方可买。真心想要的话,你只有以字换字。已练了20年书法的陈喜霖也顾不上羞涩,就在画院要来纸和笔,欣喜地写了几幅字。院长和吴相约,周末去拜访。

周末这天,陈喜霖刻意将自己打扮了一番,西装革履,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情和院长来到了吴法宪所住的将军楼。他拿出自己的字向吴法宪展示,和他聊书法,说得他喜笑颜开时,便顺势要了他的墨宝。

陈喜霖就是这样,靠着这份执着,靠着这份热情收藏到了舒同、启功、刘自椟、李铎、欧阳中石、杨晓阳、王西京、刘炳森、刘汉超、刘秉瀚、赵朴初等近现代名人字画2000多幅。

开盛世收藏,展汉唐雄风。陕西在文物、文化、旅游等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特别是围绕周秦汉唐历史文化,尤其是秦汉瓦当、青铜器、古陶、耀州瓷器、古钱币,还有长安画派书画、红色收藏、民俗艺术品等形成了独特的收藏文化大景观。正是这些闪耀着历史光辉和时代光芒的收藏品,在全国收藏大军中独树一帜,魅力四射。

喜古寻宝藏神韵,霖风雅气展精华。愿陈喜霖的收藏之路越走越宽广,愿他的收藏事业更加辉煌,愿他在新的一年,梦想成真,为繁荣咸阳的收藏文化作出更大的贡献。

华商报记者杨宁 编辑 武文文

标签: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