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 >  正文

年画里的童年|江花

2023-01-24 08:48:44 来源:长江日报

开封市朱仙镇的年画艺人在印制木版年画。新华社 发

我小时最盼的就是过年,有白馍和肉吃,有压岁钱有糖果,还能穿上新衣服。后来上了小学,过年,我最喜欢到村头巷尾跑着去看家家贴的年画。大门上贴的大都是手拿刀枪面露凶相的秦琼、敬德,人称门神,我对这些人不感兴趣,我喜欢的是屋里墙上贴的画。那时,村人多数都住窑洞。墙不用说是泥抹的,有些日子过得艰难的人家,墙皮上还沾着麦秸。新年娶媳妇的人家,多用白纸糊墙,靠炕下边还用淡粉色淡紫色的花纸贴着床围子。大多数人家都是泥墙上先贴上报纸,再在上面贴画,黑乎乎的窑洞,瞬间亮堂不说,花花绿绿的,也惹人爱。20世纪80年代末,农民光景过得好了,家家过年,除了买菜割肉,就是买年画鞭炮迎新年。


(资料图)

我在家是老小,家务活有妈和嫂子,我除了上学,啥活都不干。学校放了假,我整天晃荡在村里小伙伴家,听不到妈叫我吃饭我是不会回家的。

为什么不愿意在家待,主要是哥哥姐姐都比我大,最小的哥哥也比我大九岁,他们才不跟我玩,好像家里整天就只有我一个人。父亲家法严,他只要在家,不许我在炕上蹦蹦跳跳,不许我在席片上干洗手绢玩,更不许大人说话时我插嘴问东问西。

这样的家,小孩子是最怕待的,因而一吃过饭,我连碗都不往厨房端,就跳下炕,立马跑得没影儿了。

我去得最多的是小伙伴玲家,她家里,最吸引我的除了木壳收音机里唱的戏,就是墙上贴的年画。那时我是不知道它叫年画,跟着村人的叫法——画章。玲的父亲是我没出五服的大大,因为他懂老戏,什么戏小姐头上插翎子,什么戏相公戴方巾,什么戏男人得画成红脸子,门儿清。而且他还能唱十几折戏,高兴了,他就会哼《三滴血》《周仁回府》。村里年年过年都要耍社火、踩高跷、唱戏,大队支书就会请他去经管,会给他多计工分,还给他送香烟抽,还有儿子是县上的一个局长,他日子过得相当滋润,所以他家年年过年都贴新画,内容大都与古典戏剧有关,上面有中国古代四大美女西施、王昭君、貂蝉、杨玉环,也有四大女武将:荀灌娘、梁红玉、花木兰、穆桂英,还有戏剧故事《梁山伯与祝英台》《花为媒》《胭脂》《碧玉簪》《追鱼》《唐伯虎点秋香》等。我喜欢的画多以红黄两色为主调的古典爱情戏。挂着红帐子的洞房里,身着大红官袍头戴乌纱帽的王玉林双手捧着凤冠送给妻子李秀英,穿着绣有牡丹大红褶子的李秀英,坐在一旁就是不理;酒馆里卓文君洗着酒杯,司马相如含笑望着她,手里提着两条鱼。脚旁放着一筐菜,还有一只绿头鸭子。他俩身后是等着吃饭的客人。也有室外,花园里,一轮金黄的圆月下,相府小姐崔莺莺拈香,侍女红娘一旁偷笑,墙外的张生远眺;宝玉黛玉共读西厢,他们身后是满树桃花、亭台楼阁,全是我向往的生活。画中男英俊女漂亮,恩恩爱爱,而不像村里年轻夫妻你骂我我打你,动不动就闹着离婚。

除了这些爱情戏,也有《樊梨花》《挑滑车》《武松打虎》《三英战吕布》武戏。《三英战吕布》我看到的是画家刘生展版的,画面上张飞、刘备骑着战马舞着刀枪,如下山猛虎,关羽从画面下方策应,马双蹄腾跃,口大张,画面激烈紧张。还有一张画,貂蝉提着茶壶,义父王允在旁边略有所思,想必美人计已成竹在胸。

我跟玲看着画,瞎猜着画里的故事,盼着看这些从来没看过的戏。问一旁抄剧本的大大,这些戏他看过没,他望着画,摇着头说世上好戏多得很,我一个农民能看几出。你们好好上学,到了城里,就能看更多的好戏了。

我们家里的年画多是慰问品,因为家里有两个当军官的哥哥,上面写着“恭贺军属春节快乐,合家幸福”的毛笔字,落款是某某部队赠,也有公社武装部赠的,还有大队送的,内容也很丰富:有穿着红肚兜的大眼睛胖男娃骑着鲤鱼手里抱着寿桃,上面写着年年有余;也有一位老大爷拿着扫把出来扫雪,却发现家门口干干净净的,纳闷是谁帮他扫了雪,而一群孩子藏在大门后偷笑。还有幅画,我很喜欢,是一座望不到头的大桥,两边人行道上全是人,中间跑着两排并行的汽车,桥中间是一列长长的火车,桥下是奔腾不息的大江,画的名字后来我知道了叫《南京长江大桥》。

只要口袋里有了零花钱,周末我就步行十里路到县城的新华书店去逛。快过年时,一进书店大门,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张张挂在绳子上的年画,多数是我喜欢的戏剧年画。喜欢归喜欢,但每次我身上就两三毛钱,我是舍不得买画的,我要买《小学生优秀作文选》,要买《小学生数学二千例》,我知道农村孩子,考大学是唯一的出路。不买,就会仔细地看,记住了这些画的名字:《牡丹亭》《拜月记》《百花赠剑》《虹桥赠珠》《铁弓缘》等等,后来有了机会看这些戏,倍感亲切。

不知是当老师的四哥,还是在农机站工作的姐姐买的,反正有一年,我们家窑洞的墙上,忽然贴上了电影剧照《红楼梦》,还有四屏年画《红楼梦》。我喜欢后者,上面是一群穿着漂亮衣服的女孩和一个男孩,或站或坐,有人拿着笔,好像要写诗,有人在沉思。后来才知道画的是贾宝玉与他的姐妹在大观园写诗的情景。手里拿着毛笔写诗的当是才智双全的贾探春。左边与懦弱的迎春站在一起的是一位戴着金锁的少女,看那开朗的表情,应是史湘云,号枕霞旧友。穿薄荷色衣服头上只别了一朵黄花拿着一张纸的当是评诗人李纨。而她旁边站着的黄色丽服红色裙子的丽人,当是薛宝钗。画面中间站着唯一的男性,身穿红袍蓝背心颈戴金锁,头戴高冠,不用说就是贾宝玉了,而坐在他旁边的无疑就是潇湘妃子林黛玉了。画下面写着《对菊》,枕霞旧友。《咏菊》,潇湘妃子。诗里什么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什么一从陶令评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之类的话我看不懂。但那有十几张的《红楼梦》电影剧照,上面的字,还有画上人物的表情动作,我大致能猜出故事的内容。特别是贾宝玉揭开盖头发现新娘是宝姐姐时,眼睛直了的表情,我好想哭。

大年初一,按风俗,爹妈不让我出门,等着客人来拜年,我待得无聊,就又哭又闹,他们就让我念画上的字,我连蒙带猜地瞎念,他们听得不住地点头。那些年画真好看,妈烧的炕好热,而我那时也就八九岁的样子。那时的时光真好呀,父母比现在的我还年轻,他们听得那么开心,大门外的红灯笼那么红,那么艳。又是新年,可父母我再也见不到了;年画,怕也不好找了。

(作者:文清丽)

【编辑:邓腊秀】

标签:

要闻